云夏

北极点cp掐梅写手 周更是能力上限

© 云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哈梅】繁花巷口



“Leo!Leo!”
隔着大半个车厢,Luis和Ney手里拿着什么冲他招手,脸上挂着得意的笑。
本来靠着车尾高台发呆的Leo应声看过去,对方示意他过去。Leo起身,坐在那里有点久站起来的时候一个趔趄差点摔倒——如果不是Xavi扶了他一下的话。
将要离开的人披着红黄间条的加泰区旗,眼里噙着泪水满满深情地坐在车尾看着这个他熟悉的城市。他好像那么平静,仿佛这周围的喧嚣和狂欢都与他无关,他也听不见。
Leo坐着的位置离Xavi并不远,足以让Xavi一伸手就能够到Leo。
“小心。”Xavi转过头,勾了勾嘴角。
Leo笑了笑,又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轻轻点了点头,“谢谢。”
Xavi顺着刚才声音的方向朝车头看去,另外两位锋线球员做着鬼脸等Leo过去。Xavi也点点头,“过去吧,他们在等你。”

转眼间,Leo一脸惊诧地看着Luis手里拿着的汉堡。三个人一起做着鬼脸啃着汉堡发自拍,谁知道这一幕竟然成了一种经典。“汉堡三人组”横空出世,百球大关被早早攻破。
在Leo还小的时候,他刚刚能拿到一些额外可以用来零花的工资,他就会去吃一些类似于汉堡的垃圾食品,那个时候觉得美味非凡。如今已经很久都不碰这些东西,闻到味道也觉得过腻过咸。
即使游行大巴开的很慢,Leo走回大巴后侧时还是有些摇摇晃晃生像是醉了。Leo努力保持平衡,如果再摇摇晃晃的还需要Xavi来扶就太丢脸了——毕竟他可是在球场上分分钟晃倒一大片后卫,却在大巴车上站不稳。
Leo打开汉堡的包装纸咬了一口,就伸手把它递到Xavi面前。Xavi看看面前被咬出一个豁口的汉堡,又看了看脸上挂着笑的Leo,明显皱了一下眉头。
“怎么又吃这垃圾食品?”
“什么叫又?”Leo瘪了瘪嘴,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他温暖。“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了,你也来一口?”
Xavi一脸嫌弃地咬了一口被Leo拿着的汉堡,“对了,哪来的汉堡啊?”
嘴里嚼着东西的人说话口齿不清,Leo没有忍住笑出了声,故意装作没有听清要求Xavi再说一遍。
常常一本正经的Xavi太难被Leo找到这样的机会调笑,顶多也就是用些从别人那里听来的Xavi的黑历史笑他。小坏蛋Leo又怎么放过如此好的机会,笑的腰都要直不起来。
Xavi才不会上当,认认真真嚼完嘴里的东西抓着Leo挠他痒痒肉,Leo笑得更停不下来了。一句“是球迷扔上来的”生生说了五六次也没有说完整。
“你少吃一点垃圾食品…”Xavi还是忍不住叮嘱,即便这些年Leo真的已经不是曾经那个要跟他斗智斗勇没收零食的小朋友了。
“一次没关系的,”Leo做了个鬼脸,“不然都给你吃,反正你也……”说着把剩下的汉堡塞进Xavi怀里。
说完才意识到好像说错了话,Leo立马委屈巴巴地望着Xavi,“Maki...我不是那个意思…我错了…”
Xavi拍拍身边的空地,示意Leo坐上去。“Leo,不用道歉。你知道,我永远不会怪你。”
Leo在坐去Xavi身边之前飞速地拥抱了一下他,在他耳边说“谢谢你,Maki。”

“你那时候真的很喜欢吃垃圾食品…”
“可乐,汉堡,炸薯条,冰淇淋,小饼干…啊!阔别已久的美味!”
“还有珍宝珠,你最喜欢珍宝珠了。”


那些年,珍宝珠好像是Leo的代名词。好像谁都记得曾经有那么几个孩子来到球场看球,高高举着“Messi,我可以用珍宝珠换你的球衣吗?”的标语。


Leo吃到的第一支珍宝珠是他的一个帽子戏法后教练奖励给他的,从此他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这种糖果。也许珍宝珠的甜美与进球的喜悦无形中联系起来,但说实话,Leo真的很喜欢珍宝珠。

说Leo是被整个球队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也一点也不为过。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主意,不过花车游行确实也是怎么开心怎么来,做出一支跟Leo一样高的巨型珍宝珠。隔着一整个车厢,Leo看到巨大的珍宝珠两眼放光。喝了一点酒的软萌团子闹着要从这个车头跨去那边车尾——得亏有人拦着,不然谁知道本该是“巴萨三冠王”的报纸头条要换成其它什么触目惊心的内容了。

彼时Xavi扶着有点醉了的Leo去找他的巨型珍宝珠,走到拿着棒棒糖的大概是Carlos身边对方却不愿意把糖给他。
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群众拍了拍搭在Xavi肩上的Leo的胳膊,已经有点记不清那个人究竟是谁了,但是那一个“Leo,Maki和珍宝珠只能选一个哦~”的问题让Leo本就不够清醒的大脑更加混沌了。
Leo只是记得Xavi给了那个提出问题的人后颈一下,就扶着Leo在一边坐下。

Leo混沌的大脑里像是有一台音响,滚动播放着那些让人忍不住抖腿的音乐。巨型珍宝珠就在Xavi的另一只胳膊里抱着,Leo眨着大眼睛,看看珍宝珠,看看Xavi,好像也在脑子里缓慢地衡量着这一道本来是个玩笑的选择题。
看来看去,“这么大一支珍宝珠,大概可以吃很久吧。”说着还舔了舔嘴角,仿佛在回味从前的糖果的味道。
Leo伸手想去够Xavi手里的珍宝珠,好像这个世界上只要是Leo想要的东西——哪怕是天上的月亮Xavi也会摘下来给他,只是这一次一支巨大的珍宝珠Xavi却没有给他。
本来Xavi只是把这当成一个玩笑,但看着脸颊红扑扑的Leo,想起这些年的种种,Xavi想要认真了。
“Leo,告诉我,要珍宝珠还是要Maki?”
Xavi就那么盯着Leo,仿佛就算Leo不告诉他一个答案也要从他眼中看出答案来。

Leo依旧看看Xavi,看看珍宝珠,眨着无辜的大眼睛。
过了许久,久到Xavi看了看周围,夜幕逐渐降临他也不知道游行的大巴走到了哪里。
风逐渐大了,Xavi想带Leo下去醒醒酒了。他觉得自己是有一点咄咄逼人了,不该强迫他做什么选择。Leo Messi,值得拥有这世上一切他想要的东西,最好的一切——可自己,算得上是他喜欢的,或者是最好的吗?

“Leo,起风了,我们下去吧。”Xavi依旧揽着Leo,想带他往下走。Xavi把珍宝珠给到Leo面前,“对不起,我不该逼你做选择。”
Leo却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,醉了的少年眼神迷离却澄澈动人,他拽了拽Xavi的衣角,“我要Maki…”然后推开了那支巨大的珍宝珠。
Xavi把Leo揽进怀里,拍了拍他的背。
随后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支可乐味的珍宝珠。
少年乐的笑开了。
“Maki有了,珍宝珠也有了。”
“不过就是小了点。”
“但还是很好。”
后面两句明显Leo降低了音量嘟囔着,可是Xavi听见了。





Fin.








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56 )